snail

我同桌很丑,我很温柔。

[全职][双花]张佳乐2018生贺

张佳乐已经很多次站在决赛舞台上了
这次最不一样
因为结果不一样。

世界冠军很好
但是不够
他要的是曾经差一点就可以和孙哲平一起拿到的那个

所以十一赛季他还在这里
他还在坚持
和韩文清,和张新杰
和已经在义斩的孙哲平

决赛是在微草举行的
结束已经是深夜
张佳乐回绝了队友庆祝的建议
打算暂时去孙哲平家借宿

第二赛季到第十一赛季,已经过了十年,自己最想得到的冠军戒指就戴在手上,冰凉的还没暖热。
夙愿终于实现,恍若大梦。
但是让人沉溺与其中不想醒来。
他在便利店买了酒,想和最好的朋友分享喜悦。

孙哲平开了门,门外是眼眶红红的张佳乐

“大孙…”他说话已经有了鼻音
接下来就扑进面前人的怀里
“大孙…这酒好辣…”他喃喃细语…

孙哲平再看时,张佳乐已经睡着了
孙哲平哭笑不得,把他拖进了房间

张佳乐迷迷糊糊感觉有发丝从自己唇边轻轻划过,像是隐忍而深沉饱含爱意的轻吻

秒针划过一圈又一圈
分针也划过了一圈
孙哲平终于也睡着了

不知道是谁翻了个身
不知道是谁在说梦话

他们靠的很近,好像下一刻双手就会握在一起。

银杏琴谱(白起×悠然)

一发完
设定是学生时代,双向暗恋,我感觉算小甜饼吧。毕竟学生时代偷偷喜欢一个人有时候真的很可爱啊。

琴房外面又飘起了银杏呢。
金黄色的叶片伴着风,徐徐飘落。暖橙色的夕阳浅浅点缀在少女面前的琴谱上。

少女的十指像蝴蝶一样灵巧的在琴键上纷飞。
风又大了一些,卷着一片落叶缓缓落在钢琴上。
琴声停顿了,少女拈起那片银杏叶。

她的表情有些困惑,好像不明白叶子是怎么飞进来的。她忽然又笑了,指尖的落叶轻盈又柔软。

轻盈…像那个人漫不经心瞥来的视线。
柔软…像有时并排走时不小心触碰在一起的指尖。

她将叶子夹在琴谱中,信手弹起了无名的曲子…

琴声隐隐散在风里,酸甜活泼却带着丝缕羞怯。

少女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弹着…

以后总有一天,要把这首曲子弹给学长呢…

琴房外的少年捂住胸口,好像要抑制住全世界都能听见的心跳一样。

“这就是暗恋的感觉吗…”

风更大了一些,把琴声吹的更远,就像以后要一起走过的长久人生一样远。

把自己的心交给别人去保管很危险的
不如我把心捧在自己怀里
暗搓搓地喜欢你,偶然地想想你
如果哪天我不这样做了,把心装进胸膛里
我还是我自己

月是故乡明

[铠露][be]

露娜独居长安城已经有几十年了。
世人所谓的月光之女早已慢慢老去,过去的传说也渐渐淹没在新的英雄传说之中了。

有人知道这里这位独居的老妪年轻时是个英雄,曾经手刃了杀了自己家人的仇人。复仇之后便在长安安家,月夜常常听见她念“露从今夜白。”

想来她是有兄弟的,但是家人被尽数戮尽,即使手刃了仇人,也无法再与家人团聚。只当是游子思乡,老人西域家乡的月亮应该格外的美丽吧。

长安的月亮清澈纯白,比露娜见到的复仇夜的血月要美丽太多。

她人生中最明亮的月亮,是半轮残月。是她在少女时深夜翻窗,偷偷亲吻熟睡的哥哥时,那半轮残月。

“月是故乡明。”

一个熊孩子鲁班七号

“哇哈哈哈哈漏漏漏漏漏油啦~。”鲁班七号一边大叫一边冲出了房间门,并且沿途带起了一圈爆炸。“想让我打扫卫生!不存在的!我要去打架!”

鲁班大师无可奈何,在他身后气的跳脚。“鲁班七号!有种你就永远不要回来!”

“哈哈!主人你应该找个老婆帮你打扫卫生啦!我现在要去让他们见识下你昨天新给我的鲨鱼炮的威~力!¥%@#✘…”

“……”鲁班大师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制造出这个话痨的,不过,鲁班七号已经有自己的意识了,这算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吧!鲁班大师笑了笑,扭头又钻进了实验室。

至于卫生,鲁班七号打架回来会收拾的。

未完待续…(吧)

标题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占tag致歉

想写一个鲁班七号的…嗯…

鲁班大师保留了死去爱人的心脏/大脑/灵魂/或者什么信物

然后一直在创造机器人练手试图以后让爱人复活

结果到了第七号的时候。机器人产生了自己的思维并且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自己的创造者…

鲁班大师执着的爱着逝去的恋人…鲁班七号疯狂迷恋自己的创造者…最后鲁班七号发现了心脏/大脑/灵魂/信物知道了鲁班大师的想法并且自己找到了复活鲁班大师爱人的方法。然后又觉得自己不够美好(丑),应该给爱人留下最好的,就自己牺牲了然后帮助鲁班大师的爱人复活这样的…

有人看嘛…

怎么加链接…

一个毒舌张良

“你和神交谈,是信仰;神和你说话,哼,脑子坏掉了吧。 ”

在王者峡谷,张良是最会开嘲讽的英雄之一。

“前辈的话,长相十分可爱,有些暴力,但是比不过前辈的嘴巴毒吧。”后辈诸葛亮如是说。

“是这样的,我也觉得这样的他十分的可爱。”正在cos吸血鬼的刘邦摸了摸下巴。

“军师很好的,但是没有萧丞相和蔼可亲。”傻孩子韩信摸了摸丞相给自己扎的马尾。全然没有注意到刘邦对他没有赞美军师的不满。

至于主角本人

嗯……

“唔…唔嗯…”
混蛋孔明和沛公!不能因为我毒舌就把我绑起来塞住嘴吧啊喂!还有晚上到底要说什么啊!我好饿!

根本不敢打tag
我写的都是什么玩意。